當前位置 : 首頁
> 熱點關注 > 各市
“平安六和”看杭州
  • 發布日期:2019-09-02 09:04
  • 來源:杭州
  • 字體:[ ]

錢塘江畔,寓意鎮潮引航保平安的六和塔靜靜矗立。千百年來,杭城人民對安居樂業的樸素向往一脈相承。而今,“六和塔”又有了新的含義——杭州市域社會治理現代化工作體系。

錢塘潮起,后浪推前浪。當前,杭州正在全域范圍內推進“六和工程”。杭州的市域社會治理現代化道路有何特色?近日,記者探尋解碼這片土地上的社會治理創新實踐。

一個時代命題的杭州解答

頂層設計,統籌推進市域社會治理

杭州市城區面積占48.2%,常住人口中87%住在城區,流動人口中97%以上在城區。城市人口集中,相比于農村,新形勢下各類社會矛盾風險更易集聚;而農村年輕人多外出打工,留守老人和留守兒童現象突出,鄉村振興任務艱巨。

面對新時代新命題,杭州敏銳意識到市一級是承上啟下的樞紐,只有在市級層面統一步調、集中力量,一體化推進社會治理現代化,才能真正建設好平安杭州。

2018年6月中央政法委首次提出“推進市域社會治理現代化”的重要命題后,杭州從頂層設計入手,探索市域社會治理“六和塔”工作體系。在今年2月的全市政法工作會議上,杭州市提出全力打造“全國平安建設示范城市”和“社會治理標桿城市”,之后,制定出臺《關于推進杭州市域社會治理現代化的意見》等“1+5”系列文件,明確了“六和塔”工作體系建設標準、組織架構和“黨建領和、社會協和、專業維和、智慧促和、法治守和、文化育和”的“平安六和”治理體系。

九層之臺,起于累土。“六和塔”工作體系以“黨建統領”為塔尖,以社會治理社會化、法治化、智能化、專業化“四化”支撐為塔身,以自治、德治、法治“三治融合”及文化引領為塔基,市、縣、鄉三級聯動,通過實施“六和工程”,全面提升市域社會治理的統籌謀劃、共建共治、防控處置、數字治理、依法善治、輿論引導能力。

“杭州市域社會治理‘六和塔’工作體系在理念層面,牢固樹立起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切實構建起全民共建共治共享的社會治理格局;在制度和組織層面,著力構建起黨建統領、分工明確、運行高效的組織領導體系,有效破解體制建設與組織領導問題;在工具層面,充分運用‘互聯網+’和大數據的信息技術,實現智慧治理。”浙江大學公共管理學院院長、社會治理研究院院長郁建興點出了市域社會治理現代化建設的杭州經驗。

一個“圓”和一朵“云”的應用

黨建引領,社會治理插上“智慧”翅膀

整個“六和塔”體系中,黨建統領位于塔尖位置。近年來,杭州各地充分發揮黨組織在基層社會治理中的引領作用,“黨建+社會治理”的成效逐步顯現。

隨著日換乘客流突破百萬大關,杭州火車東站的安保等壓力日益增大。杭州火車東站樞紐管委會通過建設“同心黨建”治理共同體,以黨建力量整合各方資源。今年杭州火車東站實行的“路地警務融合”,打破原有體制障礙,地方公安和鐵路公安合署辦公。人還是同樣的人,但融合后的警務力量有效增強。目前,杭州火車東站樞紐已有交通運營、執法保障等50余家單位加入黨建“同心圓”,黨建共建項目32個。

除了“同心圓”,還有“智慧云”。在杭州,不斷提高市域社會治理現代化水平的嘗試層出不窮。

和美弄,一年前還是一個令拱墅區城管局小河執法中隊中隊長裘立群很是頭疼的地方——商戶占道經營,嚴管過后又恢復老樣子。可如今,和美弄沿街商戶代表成了共治理事會的成員,昔日的“老大難”成了示范街,整潔有序。

裘立群告訴記者,這里的變化和一朵“云”有關。

去年8月,小河街道將“城市眼·云共治”管理模式應用到社會治理中,試點就在和美弄。“城市眼”是用已有的高清攝像頭,對重點區域進行全天候監控;“云”是大數據人工智能,可對違規行為、不文明現象進行智能識別;“共治”是街域共治,人工智能識別出的信息會自動推送至相關網格員手機上,社工、網格員將信息發送至各社區或行業“云共治”微信群,讓商家整改,社區物業做督促,城管提供執法保障,實現共治。

數據令人眼前一亮。“原來主要靠街面巡查的方式監管,人辛苦但發現問題又不夠及時。現在有了這個平臺,出店經營、游商經營、違停等八大類70余種情況,人工智能對比識別后可以直接提醒。”裘立群說,一年來,路面巡查人員減少45%,游商經營下降了96.8%,而所有發現的問題中72%進行了自行整改。

一場“大合唱”的形成

共建共治共享,守望一方平安

套上紅馬夾,穿上運動鞋,每天早上6時許,61歲的“武林大媽”俞翠英早早出門,從思敬里小區沿著孩兒巷、長壽路,邊走邊看。手機里“武林大媽”微信群一早就開始熱鬧起來,各個網格的照片不時地傳到群里。

2016年3月16日,下城區武林街道以平安護航G20杭州峰會為契機,成立了一支群眾志愿參與共建共治共享的“武林大媽”隊伍。這支最初不過18人的隊伍,現在已壯大到了4.2萬余人,成為了杭州基層社會治理的一支重要力量。

眾人拾柴火焰高。從一個人、幾個人到一群人,“武林大媽”“小青荷”“公羊會”“運河平安管家”等一批具有杭州特色的志愿者隊伍活躍在杭州的街巷。他們既是鄰里互助員、文明勸導員,又是民情收集員、安全巡防員,還是平安宣傳員、糾紛調解員……

黨委領導、政府負責、社會協同、公眾參與,在杭州,社會治理不是“獨角戲”,而是一場“大合唱”。如今越來越多的群團組織、社會組織、志愿服務組織等行動起來,參與到共建共治中來。

此外,杭州以“和”文化引領社會風尚,通過發現培育“最美”、健全完善社會心理服務體系、加快構建社會誠信體系等,大力弘揚社會正能量,弘揚平安文化,營造良好的人文環境,增強群眾的安全感、獲得感、幸福感。

一頂“帽子”和一個“中心”的融合

有章有法,社會治理轉變方式

今年7月起,桐廬縣橫村鎮人武部長陸勇平多了一個身份——鎮綜合執法大隊大隊長。“我們38位隊員不分領域、不分行業,承接起來自縣級各部門22個領域503項執法事項。”陸勇平說。

輕點鼠標,社會治理綜合指揮室的大屏幕接通了3名執法隊員的執法記錄儀。連線視頻中,隊員正在清理一處違規堆放的建筑垃圾。指揮室可以方便地聯系執法隊員,及時處理各類事件。

今年5月28日,下城區長慶街道綜合執法大隊揭牌;6月3日,桐廬縣分水鎮政府綜合行政執法隊掛牌成立……杭州以桐廬、下城、上城等三區縣為試點,推進基層整合審批服務執法力量改革,綜合行政執法重心下沉鄉鎮街道,執法隊伍從“專科”變為“全科”,執法力量從“多頭管理”變為“統一指揮、集中管理”。

“一個窗口管審批、一個中心管治理、一支隊伍管執法、一個平臺管指揮”,杭州以區縣級社會治理綜合服務中心(信訪超市)為中樞、以鎮街為主體、以村社(網格)為基石的三級聯動治理架構,夯實社會治理的實體基礎。

杭州以法治思維創新方式,推動基層社會治理。在余杭區社會治理綜合服務中心,原來分散在各處的信訪、司法、人力社保、住建、市場監管等職能部門入駐,開設窗口接待群眾。信訪、矛盾糾紛調解可以在此一站式解決,這里被人們形象地稱為“信訪超市”。

“信訪超市”、“智安小區”、統一地址庫建設……杭州不斷創新實踐,提高社會治理社會化、法治化、智能化、專業化水平。

“源起于‘楓橋經驗’,發展于‘后峰會、前亞運’時期,杭州市域社會治理‘六和塔’工作體系深蘊著杭州特色。新時代背景下推進‘六和工程’,建設市域社會治理‘六和塔’工作體系,是我市社會治理現代化工作的既定目標、必然選擇、長遠之策。”杭州市委相關負責人表示。

何處潮偏盛?錢塘無與儔。

朝著“全國市域社會治理標桿城市”和“平安中國示范城市”的目標前進,市域治理現代化的杭州步伐,蹄疾而步穩。


我要分享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辽宁体彩网_首页